色情下載

關於部落格
色情下載
  • 99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廣東海豐養殖戶因企業排污1年虧千餘萬元

鳳河中游,河水渾濁,河邊上水葫蘆的葉子已經發黃、乾枯。 吉水門礦區造紙廠的污水池,10月30日,記者發現該污水廠沒有任何污水處理設備 污染物 污染的水源   南方農村報訊 (記者 黃齊雄) "今年又得虧本了。"10月30日,在廣東海豐縣赤石鎮新里村承包蝦塘養殖的施勇平望著自家的蝦塘,一臉茫然地說。   施勇平來自浙江省麗水市,3年前和妻子一起到赤石鎮搞蝦塘養殖。但3年來,施勇平並沒有賺到錢,反而"虧了幾十萬"。   施勇平的蝦塘位於海豐縣鳳河邊上。鳳河是海豐縣的第二大河流,長36公里。據當地的養殖戶介紹,鳳河河道本是優良的養殖場,因為地處出海口,鹹水和淡水交匯相融,使得河水不咸不淡,非常適合蝦蚝的養殖,但隨著河流周邊工廠的建立和環境的惡化,這片養殖"寶地"成了養殖戶的"虧損之地"。   去年虧了千餘萬   施勇平告訴南方農村報記者,在正常的年份,他的蝦塘一般養兩造蝦,只需要放兩次蝦苗,但他去年總共放了7次蝦苗,"因為河水太臟了,蝦苗很快就死了"。   他給南方農村報記者算了一筆賬:去年他總共投入18萬多元,其中蝦塘承包費每年4萬多元,蝦苗錢6萬元,飼料錢7萬元,蝦塘打氧的電費1.3萬元,但最後只收穫1萬多元,虧損了17萬元。施勇平稱,今年的情況雖然比去年好點,但蝦塘里的蝦還是有陸續死亡的現象。   10月30日,從施勇平拉上來的漁網中,記者看到,漁網中有數條身體已經發紅的死蝦。施勇平告訴南方農村報記者,每月海水漲潮後幾天,蝦死得更多,因為工廠一般都會在漲潮的時候大量偷排工業污水,這時也是蝦塘進水的時候,"蝦在這種水裡待久了自然會死亡"。   類似的情況也發生在生蚝養殖戶的養殖場里。據養殖戶劉勝忠介紹,去年9月份他在鳳河弔養了500畝生蚝,光是生蚝的成本就花了近百萬元,然而去年12月上旬的一天,弔養在河裡的生蚝一夜之間基本死光了。劉勝忠稱,鳳河赤石鎮流域內的生蚝養殖戶無一幸免,弔養的生蚝大部分死亡。據他估算,赤石鎮流域內共有5家大養殖戶和30多家小戶,去年因河水污染造成的損失總共達1200萬元。   養殖戶們認為,河水污染的原因,是"沿河的幾家工廠偷排污水"。劉勝忠介紹,1990年代,鳳河水很清澈,甚至還有野生蚝,魚類的品種也多,漁民下水時能看到成群的魚,後來隨著工廠陸續進駐沿河,整條河變得渾濁不堪。   南方農村報記者看到,鳳河的上游河水略顯清澈,但到了中游,河水變得渾濁。在324國道圓墩橋底附近河道,一張數百平方的大網從河中拉起,只能收穫幾條小魚。   有工廠偷排污水   10月30日上午,南方農村報記者來到養殖戶所指的其中兩家工廠一探究竟。   吉水門礦區造紙廠在河邊建成投產20餘年,右側是生產車間,左側是一個占地幾百平方米的污水蓄水池。記者在現場看到,污水池裡沒有任何處理污水的設備,一條水管將污水池裡的水源源不斷地引到一塊被平整過的泥土地上。   工廠的股東林老闆向記者出示了該廠的排污許可證,但許可證的排污類別上寫的是"廢氣"。對此,林老闆坦承,工廠並沒有污水處理設備。"建造污水處理設備需要60萬元,我們5個股東每人出十餘萬,打算明年初建(污水處理設施)。"林老闆解釋,"把污水抽到泥土裡,可以讓泥土過濾一下污水。"   海豐縣富得利皮革製品廠規模較大,緊挨著鳳河。據該廠負責人孫學鋒介紹,該廠去年投入了數百萬元用於污水處理設施改造,"不可能偷排污水"。該廠的污水處理設施占地數畝,處理過的污水不斷流入蓄水池中,孫學鋒稱,這些處理過的水會循環利用。但劉勝忠稱,工廠會在漲潮時把這些污水排出去。   南方農村報記者看到,河邊有一條暗管不斷地流出令人作嘔的臭水;河岸邊的土地呈黑色,河水的顏色由近及遠從黑變淡。在現場取樣的海豐縣環保局一姚姓工作人員告訴南方農村報記者,暫時不知道排出來的水是工廠污水還是生活污水,要等檢驗結果出來之後,才能作出處理決定。   這兩個工廠附近的河道中沒有養殖戶弔養生蚝。劉勝忠說:"本來這片流域是適合養蚝的,但是現在沒有一個人敢來養殖。"   誰能保障養殖戶   每年9月至12月是當地生蚝的弔養期。9月以來,劉勝忠惴惴不安,他要時刻提防河邊上的幾家工廠偷排污水。"只要稍不註意,去年的悲劇恐怕今年又會重演。"這段時間以來,他和其他養殖戶不停地進入工廠檢查工廠的排污情況。   養殖戶鐘玉財介紹,今年7月4日,赤石鎮政府和縣環保局組織鳳河赤石鎮流域內的6家工廠召開了一次環保會議,各企業負責人在承諾書上簽名和蓋章。承諾書寫到:企業依法依規進行生產,以保護生態環境為己任,不偷排亂排廢氣、廢水、廢渣、粉塵、惡臭氣味等,樹立企業良好形象;企業服從政府有關部門和群眾的監督……群眾代表可隨時對企業的排污設施進行監督,一旦發現廠家偷排現象可向鎮及相關環保部門進行投訴,接案後鎮及環保部門須及時至現場進行取樣檢測。   "這種承諾書簽了又有什麼用?"鐘玉財對這份承諾書的可靠性表示懷疑,"簽了之後還不是照樣偷排。"   養殖戶不信任企業,在與政府打交道的過程中,也逐漸對政府產生懷疑。據鐘玉財介紹,死蚝現象從2011年起出現,"當時我們找鎮政府、環保部門協調解決,但都沒有給一個滿意的答覆。"情急之下,養殖戶們採取激進的做法,七八十戶養殖戶把排污的工廠圍住了,最後工廠答應賠錢,"但到現在我們一分錢都沒拿到。"鐘玉財生氣地說。   海豐縣環保局副局長王爾勇表示,赤石鎮河水污染的投訴次數在全縣範圍內是最多的,可是環境監察分局人員有限,只有7名工作人員,負責全縣的環境污染問題,"但只要我們接到投訴就會派人下去取樣檢測。"王爾勇說。   "我們也想把所有污染的工廠都關停。"王爾勇說,"但沒辦法,有時候環保局作出罰款處罰,企業不交錢還不能強制執行,環保局只能向法院申請執行。" .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